Your browser is out-of-date!

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 Update my browser now

exoticknight's blog


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

看《Sherlock: The Abominable Bride》

看完新出的夏洛克,想必大家都会很茫然。刚好今晚也看了,就说说我看了电影和影评后的总结吧。

PS:有剧透才能更好地看电影。

PS:如果你是想看好莱坞大片,还像和我同一片场的人那样带着爆米花和泡椒凤爪来看的,可以退票了。

简单来说,整部电影的剧情几乎都是在嗑了药的夏洛克进入多层梦境中发生的。他要解决上一季结尾中莫里亚蒂的“回归”的问题,于是在脑内——或者说是思维迷宫内——解决一百年前的另外一个“死而复活的新娘”的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就是将自己带入到那个维多利亚时代中,思考自己会如何行动,剧情如何发展。这也就是为什么差不多通篇都是维多利亚时代风格的由来。案情重组,简而言之。不过,有一个问题,就是实际上根据设定,电影中福尔摩斯并不是十九世纪的人物,如此一来就对原来的案情进行了干涉,出现矛盾,这个后面再谈。

令来看福华CP的,卖腐的,相爱相杀的女性,啊不,观众大失所望,恐怕是悬疑色彩的浓重,剧情的多段跳跃和突然切换,以及似乎毫无卖腐的情节。然而我等从第一季就只对其具备推理性质和现代化改编产生强烈爱好的人却是大欢喜:这才是正剧的风格,第三季给某些群体派太多显而易见的糖了。

然而电影中的推理很好吗?电影没有派糖吗?非也。

先说推理。电影中的诡计归结成一句话就是:死了的新娘为何能复活并杀死其丈夫?答案是一开始就没死,是在姐妹们的帮助下演戏,之后再当街杀丈夫并给大众一种复活的假象再高明地自杀,不留下破绽,并且还继续利用这种牺牲换来了死而复生继而复活的恐怖现象来帮助姐妹完成对姐妹的丈夫的复仇。卧槽竟然吞枪自杀只是演戏?乍一看似乎有点敷衍,但是和朋友讨论后认为,如果考虑到十九世纪科技水平的低下和侦查手段的匮乏,加上法医的暗中帮助,实际上完全是可能发生的。所以说推理虽然并不出彩或者惊世骇俗,然而还是有意思的。只是编剧没有给解答过程一个酷炫的表现,所以观众就有不爽、硬了不射的憋屈。那为什么不表现得很光很亮很油还很duang呢?同样后面再谈。

再说派糖,电影中最明显的就是瀑布旁莫里亚蒂说的“你们不如私奔吧”的吧?原著可是福尔摩斯和教授一起掉下瀑布失踪的,电影里面华生来救福尔摩斯了啊。麦考夫在飞机里面对夏洛克嗑药的担心和毫不掩饰的be there for you你们无视了吗?午夜夏洛克和华生的深入交谈你们没触动吗?只能说糖派得有点晦涩了,伪粉抖一抖就掉了,真粉还是会粘着。

另外纵观整个案件,诡计的实施涉及到已经患绝症的新娘,女仆,为了证明自己和男性一样能胜任工作而不得不女扮男装的女法医(电影此处对man的翻译应该有问题)以及一众的女性秘密组织,换句话说,这其实标志着女性的反抗。电影中已有多处暗示:玛丽说她希望跟华生一样能做事,并且参加女性选举权的争取;麦考夫说有一个眼皮底下的enemy,undetected, and unstoppable,还说we will lose,because they are right we are wrong;玛丽从十九世纪的被晾在一边到二十世纪终于能和丈夫一起参与事情;华生家庭的情况;通通都是编剧支持女性争取权利的暗示。这也是跟随了近年电影频繁地使用女性作为主角,将女性塑造出不同形象的大流(我是从冰雪奇缘开始察觉近来电影有这样的趋势的)。这才是给女性派的最好的糖不是吗?

最后来说说电影对夏洛克这个人物的思考,顺便也把前面两个“后面再谈”解决了。原著中福尔摩斯基本上被塑造成理性思考和推理的机器,然而比较tricky的一点是根据设定,小说是道尔笔下的华生写的,小说中福尔摩斯的形象是道尔笔下的华生给大众塑造的,真实(?)的夏洛克到底是怎样的人无从得知。电影中也有反复地强调华生将夏洛克的案件写成文章发表。在午夜华生反复质问夏洛克关于感情和过去的问题,夏洛克没有说出来。这是编剧对夏洛克这个人物感情的探讨,没什么清晰的结论。之后没能保护受害人,夏洛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又磕药。然后莫里亚蒂就出现了在房间又吞枪了一次,没死,夏洛克觉得想不通怎么死不了的时候飞机着陆了把他震醒了。醒过来的二十一世纪是现实。一番交流后他又睡了,在梦里十九世纪醒来,开始了找玛丽和到在教堂里面解谜。最后指认凶手的时候他突然想到,凶手为什么要找他来破案呢?因为历史上新娘案就没被侦破,他作为侦探加入进案件了就产生了干涉,造成了奇怪的悖论。接着莫里亚蒂又出来了,场景就又切换到二十一世纪了,但是是更深一层梦里的二十一世纪,因为最后死尸活过来了,在现实里是不可能的。紧接着场景转到了著名的瀑布,这个估计就是夏洛克心里近乎最深层的地方了。可以看到,每当梦里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莫里亚蒂就会出来,试图让夏洛克偏离方向,只是第一次被飞机降落打断了。于是也就解释了为何解谜过程不酷炫,第一解谜发生在夏洛克脑内,显然不需要“炫”给自己看;第二,解谜会引出悖论从而引出教授,太酷炫会让观众大脑当机无法思考莫里亚蒂出现的原因。看到这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一段说的是夏洛克人物的探讨了?前面说了一大段剧情其实就是论证了在这个系列中,编剧认为莫里亚蒂就是夏洛克的心结和过去,或者说他脑中的魔鬼,会让夏洛克的思考出现问题。这是编剧对夏洛克过去的探讨。在原著中两人双双跌下瀑布,电影中是华生出来救场,并且表现得完全不像非梦境的华生。这“夏洛克被心魔莫里亚蒂殴打,华生赶来将教授一脚踹下”的场景表明夏洛克不再纠结莫里亚蒂“复活”了,而明白是他“回来”了。

于是正如新娘最终还是死了,莫里亚蒂大约的确已经死了。正如复仇是秘密组织干的,无责任猜测一下下一季的剧情大概就是教授的同伙来复仇了。

最后来看看编剧在电影里融合了什么呢?电视剧中的人物的重新运用,合格的推理,女性主义,对夏洛克的人物心理探讨,还有两季之间的承前启后。或许把这么多的东西融于一炉是有点用力过猛了,我刚看完的时候也是有点懵了,但是走回家的路上却越想越有意思。

我给这电影三个评价:

  • 女性主义的胜利
  • 原著党的胜利
  • 伪粉的处刑

About the author

exoticknight


Discussion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